主页 > L一生活 >迈巴赫娱乐场_在香港,认真写小说,能过活吗?

迈巴赫娱乐场_在香港,认真写小说,能过活吗?

有时我会想,其实香港写得出长篇小说的作家有多少,看那个「一人一相撑香港文学」行动,十个有五个贴的都是董启章。又想起了梁文道那篇浓缩了香港所有认真写作的人之悲哀的,残酷到了极点的文章:董启章的书「畅销」,卖五千本的话,他一年就会赚到五万元。

我不是写文学的,不过我也写过书,而且因缘际会加上个人(在吃了迷幻药之后的)抉择,现在被逼写英文短篇小说。假设一个小说作家已有故事框架,準备写一本十万字的小说。又假设他全职写作,一本十万字小说,用半年去写,顾念质素,也算快了吧?一个香港人半年的花费,假设他过得很省,计上租金及柴米油盐,都应该最少要十万元。

你说为甚幺作家不去上班?作家当然可以上班,很多作家都上班(甚至兼职很多份教书或办公室工作),但文学,或认真的写作,本身就不是那种砌模型式每日砌几块就可以砌出来的。除非你根本不尊重创作这专业,以及它的种种要求,要不,凡事没有市场价值就说是懒人圈找有钱人养,是说不过去的。

不是说作家就要用高级桃花心木书桌配以万宝龙的钢笔及日本出品高级原稿纸再用最新的Macbook Air把稿件打出来,但那些讲文学综援的,有注意过香港的市场长甚幺样子吗?在香港会卖纸的书,几乎只有化妆扮靓旅游,是香港作家特别不济吗?我小学一年级就被断言说将来一定会当作家,随着年纪渐长,我从各方知道作家与乞食同义后,我就从来没有考虑过以此作为职业,因为我怕死。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乞米面前退缩,当中又有多少,本来是可以贡献香港文学的。

朋友说申请艺发局资助的手续颇繁複,而且很多人还要倒贴数千元给出版社印书,兼且一毫子版税都收不到。如果真的有这种滥用资源的情况存在,那倒是驶贵了人工。我以为我出书然后收版税很正常,后来才知倒贴才是平常,我是很幸运的少数,虽然,我单靠写书赚的钱微薄得可笑。

养懒人,言重了,连现实与问题的源头都看不到,就把所有矛头指向在制度中毫无权力的人,反而不指向制度,弱者抽刃向更弱者见多了就不怪。「文化综援」不止打了文学界,还剑指领取综援人士,最好市场之手把这些没有用途的人统统扫地出门,就是本土了。除了钱,本土作家连接受一点资助都被外行而完全不谙资助运作者讥为懒人,这种态度有多尊重本土文化,我不知道。

王尔德说过People know the price of everything but the value of nothing。王尔德在爱尔兰是富有家庭的子弟,当然可以不知米贵,但重点是,连物质都无法顾及,大众对写作的人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我很好奇如何再进一步谈文学应该承载的价值,如果文学的价值真的是真善美的话。

Photo Credit: BreakingPic, CC0 License


相关推荐